关羽在三国历史上并不是非常主要的人物-沿河新闻
点击关闭

今日房产新闻-关羽在三国历史上并不是非常主要的人物-沿河新闻

  • 时间:

利物浦3-1纽卡

桃園何處尋劉備與張飛都是涿郡涿縣本地人,但家世與境遇都有很大的不同。劉備「字玄德,涿郡涿縣人,漢景帝子中山靖王勝之後也。」(《三國志·先主傳》)劉備是中山靖王劉勝之後,是漢室宗親,但是不是「大漢皇叔」,倒不一定。從劉勝到劉備經過了三百多年,中間並無譜牒可查,劉備是劉勝的多少代後裔是無法說清的。《三國演義》中有劉備的家譜,但那個是小說家之言,並不可信。

常平關帝廟北靠運城鹽湖,南面中條山,文獻記載始建於隋初。不過在廟中有兩株古柏,據測定,已經有1800年歷史。這兩株柏樹在殿前一東一西,位置周正,不似野生。說明這裡在關羽生活的年代確實有建築了。

滿城漢墓內部堆放隨葬品的耳室

站在墓口向東望去,可以俯瞰華北平原,整個保定城盡收眼底

刻於雍正年間的《漢關大王祖宅塔記》

盧植墓文物保護碑在三國之後,范陽盧氏世代簪纓,聲名遠播,成為北方四大士族之一。禪宗六祖惠能、唐初四傑之一盧照鄰都出自范陽盧氏門閥,至於宰輔牧守,更是不計其數。三國到唐代,上正史的范陽盧氏人物就達到800多位。盧植的後裔有人泛海東渡,來到朝鮮半島定居,居然在近世還出了盧泰愚與盧武鉉兩位韓國總統。

范陽盧氏宗祠比起劉備玄遠模糊的家世,劉備的師承更加清晰,對他早年的崛起也更有裨益。在盧植門下,劉備不但增長了學問見識,還與同學遼西人公孫瓚結為好友。後來公孫瓚較劉備更先成為一路諸侯,叱吒河北。劉備在事業起步階段一直受到公孫瓚的鼎力相助。

聖祖殿,裏面供奉關羽始祖關龍逢以及關羽的三代先人

舜帝時有個叫董父的人擅養龍,舜帝得知,賜董父為豢龍氏。東漢王符在《潛夫論》中就認為關龍逢即「豢龍逢」。是古代豢龍氏的後代。那關羽豈不也是豢龍氏的後代?看來關羽御龍還是重操祖業了。而關羽的兵刃被稱為「青龍偃月刀」,可能根基也在這裏。

(本文摘錄自《三國遺迹尋蹤》,近期將由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出版)

這就是三國故事的魅力,它彙集了全民族的智慧,始終在自我揚棄,始終在發展變化,從不會停下它的腳步。

尋找關羽故里《三國志》關羽本傳開篇第一句「關羽字雲長,本字長生,河東解人也。亡命奔涿郡。」說了他的由來,也說了他的去向。但為何「亡命」沒有交待。那我們一起去關羽故里解州看一看。

劉備故里涿州古城牆遺址先主於鄉里合徒眾,而羽與張飛為之禦侮。——《三國志·關羽傳》

當地人將這裏認作關羽的祖宅,最直接的證據是廟中有一座祖宅塔。細讀祖宅塔旁刻於雍正年間的《漢關大王祖宅塔記》,原來祖宅塔下本關羽家的水井。關羽年少時為民除害,殺了本地的惡霸豪強,亡命天涯。關羽父母為了不牽扯兒子的精力,遂雙雙投井身亡。後世村民有感於關羽扶漢興劉的義舉,在井上建塔以作紀念。現存古塔七層八角,為金大定十七年(1177)所立。

這則傳說不管真偽,至少已經流傳千年。在人們心目中,關羽在桃園結義之前,就已經是一位名重鄉里的義士。這是人們對關羽「亡命奔涿郡」的解讀,也是關羽身上的第一束聖光。

張飛古井在張飛井旁,有一通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所立石碑,上刻《漢張桓侯古井碑記》。細讀這通古碑,讀到的卻是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

可是若論影響,關羽在三國人物中又無出其右,不要說劉備、曹操、孫權,就是被譽為「三代以下一人」的諸葛亮,也難以與之匹敵。這個局面是一千多年來多方面因素造成的,絕不是一句封建統治者因政治需要而刻意神話就能以蔽之的。我們要沿着關羽的人生軌跡去探尋背後的原因。

關羽在三國歷史上並不是非常主要的人物,他是蜀漢名將不假,甚至當時很多人認為他是蜀漢唯一的名將。如魏國朝堂上曾經眾議:「蜀,小國耳,名將唯羽。」(《三國志·程郭董劉蔣劉傳》)但僅此而已,和曹操、諸葛亮、司馬懿等大政治家、軍事家不可相提並論。

在這麼高的山峰上修墓,比起劉勝的兄弟宗親們那些在平原上平地起封土的諸侯王大墓,防盜性能不知好了多少倍,難怪兩千多年來都沒有被盜掘。但修墓難度也可想而知。據分析,滿城漢墓的修建方式是先用火燒岩石,待岩石熱后,立刻潑上冷水,瞬間溫差的變化使得岩石蘇脆,這時再錛鑿錘斧一起上,才在山岩間生扣出墓洞來。

常平村是否真是關羽故里,與史無考,但現今那裡存留一座關帝廟,據說是在關羽故宅上建蓋的,稱關羽家廟,又稱關帝祖祠。

滿城漢墓所在的陵山在滿城縣縣城西面,是一座石灰岩小山,自西而來的天下之脊、巍巍太行走到這裏突然停止,再向東就是茫茫無際的華北大平原。

常平关帝庙

《滿城漢墓發現記》石碑劉備的故里在今天的涿州市樓桑廟村。從滿城漢墓到樓桑廟村,直線距離僅僅76公里。三百多年的時間,這一支漢室苗裔沒有走得太遠,依然依傍在祖先的周圍。只是地位已經一落千丈。劉備的祖父還做過縣令一類的小官,到了父親劉弘那裡,已經「不仕」。劉弘去世后,因家貧,劉備同母親只能織席販履度日,時常要接受宗族親友的接濟。但劉備的母親深明大義,待到劉備十五歲的時候,毅然讓他到同郡的大儒盧植那裡去讀書。

滿城漢墓所在的陵山從山腳下走到墓口,有多高多遠我不清楚,但總要有數千節台階。我爬了許久,汗流浹背,才看見墓口。因為渾身是汗,我畏懼墓室的寒涼,在墓外徘徊了很久,不敢貿然進去,正好趁此時對這裏的環境做一番考量。墓室東朝向,居高臨下,每天能夠接收到太行山的第一縷陽光。站在墓口向東望去,可以俯瞰華北平原,整個保定城盡收眼底。陵山周圍還有幾座石灰岩小山,但是已經被開採得面目全非,即使還留下一些殘軀斷肢,也是光禿禿的沒有生氣。而只有陵山,鬱鬱蔥蔥,這顯然因為是旅遊景點而刻意保護與裝扮。

南山來對面,春秋閱罷且看山。

北斗在當頭,簾箔開時應掛斗,

中山靖王劉勝是中山國的第一代國君,漢武帝的兄長。1968年,解放軍某部在河北滿城一座稱為陵山的小山上施工時,意外鑿穿了一座古墓的右耳室。經考古學家郭沫若等人現場鑒定,所發現的古墓正是劉勝之墓,考古學界將其命名為滿城漢墓。滿城漢墓出土文物之精美舉世罕見,金縷玉衣、長信宮燈等都是國寶級文物,滿城漢墓也成為二十世紀中國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

筆者藏漢畫像磚拓片《集市圖》,近景中一人推車,一人賣肉,一人當街而立,酷似民間傳說中劉關張相遇時的情景

張飛字益德,涿郡人也,少與關羽俱事先主。——《三國志·張飛傳》

遊覽完關羽家廟,天色已晚,我可能已是最後的遊客。走出山門時仰頭看見南面黑漆漆的中條山,突然想起一幅常掛在關廟春秋閣上的楹聯:

涿州忠义店村张飞庙

常平關帝廟漢代古柏常平關帝廟在金代漸漸成為規模宏大的廟宇,廟內現存建築為明清時期陸續修建。天下關帝廟多矣,而常平關帝廟是唯一一座奉祀關羽始祖及三代祖先的家廟,對於研究關帝信仰,有獨一無二的價值。

這一橋段相信讀者都不陌生。但它卻並不見於《三國演義》,更不見於史料。它只是忠義店附近父老相傳的一個民間故事,並被保存在這通古碑上。他之所以為大家所熟識,是因為94版《三國演義》電視劇使用了這個情節。

不管什麼原因,也不管如何艱辛,關羽終究是在黃巾之亂前,跨越了八百里太行山,流落到了涿郡涿縣。在這裏,他遇到了一生的知己:劉備與張飛。

若真去尋找這則故事的來源,恐怕要追溯到元代雜劇《劉關張桃園三結義》。在其中有類似情節,只是將「井」換做了一把刀。張飛將切肉刀放在巨石之下,聲言誰能搬動巨石拿出刀來誰就可以隨意取肉。

待汗消后,我才進了墓室。果然溫度突然降低,冰冷刺骨。墓內的珍貴文物已經被悉數取走保存,如今擺放的是一些複製品,寥寥無可觀者。倒是墓室的結構如滲井、排水溝、迴廊等值得一看。

比如在聖祖殿內,供奉着關羽的始祖:關龍逢。此人是傳說中夏代的名相,因苦諫暴虐的桀王而被殺。因與關羽同姓,又是忠義良臣,民間將其視為關羽始祖。我站在關龍逢聖像前久久沉思。「關——龍——豢龍」,我突然想到了關羽的一個經典形象:御龍關公。傳說關羽被加封為珈藍菩薩后,佛祖賜一條祥龍追隨左右,御龍關公由此而來。但是如果民間認可關龍逢是關羽始祖,那御龍關公的形象,就有可能與關龍逢有關。

劉備離開了老師,去開創自己的事業。他在家鄉交結豪俠,鄉里少年爭相依附他。這些「少年」中最重要的兩位就是關羽和張飛。

三國遺迹尋蹤:從解州到涿州,探尋關羽和劉備的相識之旅

今涿州城南有一小村名曰忠義店,傳說此地漢代便有村落,因多有桃樹,故稱桃庄。張飛家世代居此,以屠豬販肉為業。張飛成名后,此地改為張飛店。民國年間,涿縣縣長認為直呼張飛之名,有不敬之意,遂改為忠義店,使用至今。今日忠義店村有張桓侯廟,俗稱張飛廟,始建於唐初。在廟南有一眼古井,人稱張飛井。

張飛屠豬販肉,夏天如果肉賣不完很容易變質。張飛就將肉放在井中,上面覆以千斤巨石,並對周圍的百姓說,誰能夠挪開巨石,裏面的肉隨便取用,分文不收。關羽正亡命於此,聞聽此言就走過去搬開巨石取肉。張飛見關羽有如此的膂力,就上前與之角力。這個場面正巧被劉備看見,於是上前勸阻,三人惺惺相惜,就此結識。

满城汉墓墓室内部

見你略有所悟地點着頭,老闆會接著說,我們這裡是出關公的地方。但關公的老家不在解州城裡,在出解州東門向東8公里的常平鄉常平村。

當然,學生時代的劉備,學習成績可能很一般。盧植是純儒,當年在名儒馬融門下學習,馬融「多列女倡歌舞於前。植侍講積年,未嘗轉眄,融以是敬之。」(《後漢書·盧植傳》)那麼多的美女在面前跳舞,盧植居然不斜視一眼。這一點劉備是做不到的。劉備的性格是「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三國志·先主傳》)這種差異使得劉備不能像老師那樣做飽學鴻儒,他只能在亂世中做列強梟雄。

解州古稱解梁,即今運城市鹽湖區西南15公里的解州鎮。到了解州,吃上一碗當地有名的羊肉泡饃,老闆會不厭其煩地對你說,「解」字在這裏讀「hài」,我們這裡是「亥州」。

不管是怎樣的機緣巧合,也無論這期間的情景到底如何,劉關張三個人終究是在涿縣聚首了。蜀漢的三人核心集團就這樣形成。歷史將因此變得不同。劉關張弟兄桃園結義是《三國演義》最動人的情節,正是因為這場結義才使得漢末的亂世災難多了些許溫情與悲壯。

今天,如果沿着京港澳高速出京,行駛50公里,在涿州北收費站下高速,再向東行駛500米左右,就馬上可以看到路邊的范陽盧氏宗祠。漢末大儒盧植就長眠於此。范陽盧氏視盧植為始祖。盧植墓前有一石牌坊,左右立柱上楹聯曰:「名著海內,學為儒宗;士之楷模,國之楨榦」。此語出自曹操之口。曹操北征時經過涿縣,曾對縣令說:「故北中郎將盧植,名著海內,學為儒宗,士之楷模,國之楨榦也。」(《後漢書·盧植傳》)並命縣令修繕盧植墓,歲時祭掃。

今日关键词:中国国奥不敌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