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对于上市基金做市商做了很多工作-数码资讯
点击关闭

交易所券商-交易所对于上市基金做市商做了很多工作-数码资讯

  • 时间:

周杰伦昆凌健身

「從做市商的需求方——基金公司的角度而言,感覺差異不大。」華南一位ETF基金經理表示,交易所根據做市商的考核結果,將其分為主做市商和一般做市商兩類,主做市商可能會給予部分的費用減免或返還。但對主做市商的掛單量以及盤面上的價差有額外的要求,一般做市商則沒有這項要求。

「從做市商制度及激勵層面而言,交易所已經做了足夠多的工作。不過,做大ETF基金規模,是整個生態體系的問題。」上述北京ETF基金經理坦言。

「很難說是ETF等場內基金品種先有做市商還是先有需求,做市商在ETF需求沒起來之前提供流動性,讓ETF不至於因為缺乏流動性,規模逐漸萎縮。但ETF規模能否做大,還是取決於市場需求,做市商在其中起到的是潤滑劑的作用,讓產品規模增長更順利一些。從這個角度說,做市商對ETF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一位基金公司投資總監稱,提升做市商積極性最重要的還是提高報價要求,同時激勵機制也要跟上。

談及券商做市效果,上述華南ETF基金經理反饋,無論是券商還是基金公司,大家都在互相比拼市佔率。因此,券商做市效果還可以。但他建議,可以引入部分運作規範的私募基金成為做市商,提供更多的選擇,讓市場更為有效。

8月1日,上交所發佈公告稱,國泰君安證券自2019年8月1日起獲得上交所上市基金主做市商業務資格。今年1月17日,東方證券、方正證券(601901)、華泰證券(601688)和銀河證券等4家證券公司率先獲得上市基金主做市商業務資格,之後,又有中信建投證券、廣發證券(000776)、招商證券(600999)、中信證券(600030)等一批券商獲得主做市商資格。

「儘管交易所規定,證券公司、商業銀行、保險機構、信託公司、基金管理公司、財務公司等專業機構及其子公司以及交易所認可的其他專業機構均可申請成為做市商,但目前還沒有私募基金拿到做市商資格。」上述華南ETF基金經理表示,只有交易所認可的做市商,在二級市場頻繁的掛單撤單,才被理解為做市商所為,可能豁免交易所實時監管,否則有可能會被視為異常交易。私募參与ETF套利的行為可以增加ETF流動性,但是並不被認為是在做市。

區分主做市商及一般做市商之後,一般做市商也並非毫無業務可言。「基金公司一般情況下願意與主做市商合作,但也不能理解為一般做市商的券商就完全拿不到業務。有些做市商對於每隻上市基金,並不是都願意按照交易所要求去做市,交易所的費用返還對成本的幫助比較有限。有的券商可能願意對某些基金公司旗下產品積極做市,基金公司與做市商之間也可以基於此進行合作。」上述華南ETF基金經理舉例,「例如,有些做市商看到盤面有賣單,就掛出買單,但是不會主動在盤面上掛買單,這類做市頻率也許並不滿足交易所要求,但基金公司不同規模和不同投資者結構的產品要求不一樣,部分產品願意接受這樣的頻率做市。」

「國內上市基金的做市商和國外不同,他們的收益來源更為多元化。國內做市商目前還沒有一個完全獨立的考核機制,部分考核還與基金公司交易傭金挂鉤。」上述基金公司指數部總監指出。

券商做市效果仍有提升空間「交易所一直在設法提升做市商業務效果,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出台流動性服務業務指引,召集券商相關的自營部門或衍生品部門開會,甚至將做市商服務與券商的整體業務審批做了一些軟性綁定。不過,券商給上市基金做市的積極性一直不高,主要還是機制問題。」北京一位ETF基金經理坦承。

多家券商獲主做市商資格流動性對於場內上市基金而言至關重要。交易所嘗試多舉措提升場內基金流動性,引入做市商制度正是其一。

中國基金報記者陸慧婧上交所上市基金流動性服務業務指引修訂已半年有餘,一批券商獲得了交易所評定的主做市商資格。談及上市基金做市商分類半年來的感受,多位基金公司人士坦言,交易所對於上市基金做市商做了很多工作,券商做市取得一定效果,但依靠基金公司傭金分成的模式並未發生實質性變化。做市對於上市基金而言更多是潤滑劑作用,基金規模能否做大仍然要取決於市場需求及整個生態體系。

基金規模取決於市場需求針對如何提升做市商積極性以及場內基金流動性,業內人士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一位券商人士表示,事實上,沒有做市商資格,私募基金也不太敢大張旗鼓地去做高頻交易。

2018年12月上交所發佈《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基金流動性服務業務指引》(下稱《指引》),對已出台3年多的指引進行了修訂。根據《指引》,多家為上市基金提供流動性服務的券商經過考核,分別獲得了主做市商或一般做市商的資格。

除此之外,華安證券、西部證券(002673)、東海證券三家券商被上交所評為上市基金的一般做市商。

上述北京ETF基金經理表示,做市的本質是「潤滑劑」,有做市商當然更好,但ETF規模的擴大基礎在於真實的需求。在他看來,最好的局面是,ETF本身存在真實需求,再靠做市商提升流動性,帶動更多的真實需求,助力ETF規模進一步增加。「此前很多ETF上市一兩年時,基金公司也是全力維護,但是一直不能獲得真實需求,基金公司手上的資源也越來越少,有限的資源需要用到其他地方,最後只能將其放棄。」

上述華南ETF基金經理認為,對做市商而言,其中一部分盈利來自交易所返還的費用,不過目前做市商主要還是依靠基金公司。

越來越多的證券公司獲得做市商資格,而基金人士普遍感覺做市商業務並沒有出現實質性的改變。「這幾個月在和券商做市商部門的接觸中,並沒有看到做市商業務模式發生明顯變化,更多的仍是依靠基金公司交易傭金換取做市服務。」一位基金公司指數部總監說。

券商為上市基金做市積極性不高。券商業務非常多,負責為上市基金做市的自營部或者衍生品部,需要完成一年8%的收益,而即使交易所將全部交易傭金返還,也未必能達到考核要求。券商相關部門寧可將精力放在股票投資上,集中做好其他的衍生品策略。

談及券商做市積極性不高的原因,上述北京ETF基金經理稱,首先,券商自身的業務非常多,一般都是券商自營部或者衍生品部為上市基金做市,券商總部對上述部門有收益考核的要求,例如部分券商要求一年收益需要達到8%,即使交易所將全部交易傭金返還,也未必能達到收益考核要求。券商的相關部門寧可將精力放在股票投資上,做好其他的衍生品策略。「相反,部分私募研發ETF交易策略賺錢,作為市場參与方,也為ETF提供了流動性,這樣的做市效果反而更好。」

今日关键词:国足倾向本土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