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中国近代石油工业第一人」-开发区新闻
点击关闭

今日房产新闻-被誉为「中国近代石油工业第一人」-开发区新闻

  • 时间:

字母哥被包夹

曹鴻勳先是按例授翰林院修撰,後來長期在翰林院任職,曾出任湖南副考官、湖南學政、上書房師傅、江西鄉試主考官,雲南、陝西巡撫等職,均勤政廉潔,頗有政聲。狀元出身的他,不但是文章高手、能臣廉吏,而且把傳統知識分子「經世致用」思想,與近代先進理念相結合,在三十一年(一九○五年)正月出任陝西巡撫兩年半裏,擴建陝西高等學堂(今西北大學前身),引領西北教育近代化;在延長縣打出我國陸上第一口油井,並派出石油科學留學生,開啟石油化工發展,被譽為「中國近代石油工業第一人」。

「功臣油礦」 「國保」文物就在他籌劃油礦添機增井、修建煉油房及積極籌劃修建豫、陝、甘連線鐵路的時候,清廷重提推行「新政」。光緒三十三年(一九○七年)八月調他回朝,借重他近代化才幹,協助開辦資政院,不幸於宣統二年九月初九日(一九一○年十月十一日)病逝,時年六十五歲。

繼任陝西巡撫恩壽,繼續完成了他的既定規劃;進入民國、新中國,延長石油廠繼續發展壯大,至今還是穩產千萬噸級第五大油田,被譽為中國「功臣油礦」。一九四四年,毛澤東主席為油廠題詞「埋頭苦幹」;一九九六年,國務院公布「延一井」舊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他認為修築小鐵路可以到達黃河,是為上策;但就當時財力條件,開通從西安到省北的公路,既方便運輸機器入山,也使石油運銷它處更為便利,一舉兩得。為此派專員會同地方官按路段估計、勘察路線。光緒三十二年(一九○六年)省內特設防軍,輔以民夫,分段修築了金鎖關至延長縣的馬車道。光緒三十三年由日本購買的採油機器設備,即由此路運往延長。

他於光緒三十一年十二月、三十二年十月,兩次奏請籌修西潼鐵路,表示已與河南巡撫商妥,潼關以西歸陝西自辦,潼關以東歸河南自辦;相互貫通,以後並可在陝甘一線基礎上繼續延伸。他強調,鐵路的威力在於連通,陝甘一線,是西潼券路之源,陝甘線修不成,則西潼線好比衚衕裏跑火車。他進一步提出:「臣以為,西北幹路,關係天下之大局,非合陝、甘、豫三省之力,不足以成此巨工。」高瞻的視野,配合切實措施籌資:通過土藥加厘、鹽斤加價、積穀改指三種方式,從市場上籌集築路經費。並請清廷出面協調各方關係,欽派大臣督辦三省路政,盡速開修洛陽以西的鐵路。他的建言受到度支、郵傳兩部積極支持,提議朝廷令「曹鴻勳與陝、甘、豫各督撫,從速妥商,志在必辦。合三省財力,從洛陽入手,展接而西,以收得寸則寸、得尺則尺之效。」

「官督商辦」 推「股份制」曹鴻勳接受近代新觀念、科學管治方法和先進營商理念,思想開明。他不但組織領導石油鑽探,而且親自查看化驗結果;派員赴國外採買設備,限定時間完成任務,實行目標管理等等,其經營管理理念非常超前。

新式鑽機 開「延一井」鑒於帝國主義列強已將延長縣石油列為掠奪目標,曹鴻勳接任陝西巡撫後,立即實地考察,認為必須爭分奪秒開辦油礦。十月二十二日,上奏光緒帝要求試辦延長油礦:「陝西北山延長縣產有石油,因礦師難得,考驗(化驗)未真,是以久未舉辦。臣到任後,體察情形,非即時開辦,無以振陝人因循之習,並無以決外人覬覦之心。」清廷覽奏,當即下旨允准,「延長石油官廠」隨之成立。他派人攜帶石油樣品前往漢口,聘請日本礦師阿部正治郎化驗後,上報朝廷化驗結果稱:「該處油質甚佳,來源亦旺,所煉之油經臣親驗,湛清潔白,燃之異常光明,該礦師謂其勝於東洋、能敵美產……將來延油辦成,自可漸次推廣,利源所在,莫大於斯。」又邀阿部正治郎到陝西,探明延長一帶儲油範圍極廣,膚施、延川、宜君等縣與延長山脈相連,油質完全一樣。曹宏勳撥出礦政局數萬資金,任命延長縣知縣洪寅為總辦,並派其赴日本購買機器,聘請技師。

一是採取官、民資本結合的股份制興辦油礦。隨着延一井出油日豐,成效漸著,曹鴻勳集思廣益,召集省內各司、道官員建言獻策,決定由省財政撥銀二十萬兩為官股,另派候補道員鄭思賢赴上海招商股二十萬兩,共四十萬兩白銀作為資金。辦礦模式採用「官督商辦」,既保證國家主導,又廣集資本,並杜絕貪污浪費。他指出:辦礦是營商,利潤厚薄,視投資而定。如果是連開數井,均由公家出資,不但國庫沒有這麼多資本,而且若用人不當,往往會中飽私囊。「蓋同此一事,一經官辦,則利必減等。」同樣的一個項目,一經官辦,利潤一定是減半。因此「臣以為:保護利權,非官不可;經營利益,非商不可。」如今已由官創辦成功示範,接下來就要發動商家力量繼續作大,形成資本化、專業化運作,才是「百年經久之計」。這與如今企業經營管理理念基本相同。如果說張之洞、李鴻章等致力於「洋務運動」推動中國近代化,曹鴻勳則以發展民族工業推動中國近代化。

圖:曹鴻勳像「近代狀元實業家」系列四之一 曹鴻勳

鴉片戰爭之後,列強紛紛湧入中國搶佔商機,包括爭奪鐵路修築權。十九世紀末的此時,比利時、法、俄共同取得投資京漢鐵路的利益;一九○三年,清政府又同意比利時承辦汴洛(開封至洛陽)鐵路,並把該線展接到陝西西安的承辦優先權交予列強。縱貫中國南北、東西的鐵路大動脈,落入帝國主義手中,國家主權和利益受到巨大威脅。曹鴻勳清醒地意識到這深刻危機,聯合陝、甘、豫三省巡撫及縉紳上書朝廷,要求由中國自行籌款修築洛潼(洛陽至潼關)、潼西(潼關至西安)鐵路。

漢唐石油 「燃燈極明」我國最晚在漢代已經發現及利用石油。東漢班固《漢書.地理志》:「高奴縣有洧水,肥可燃。」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河水》:「高奴縣有洧水,肥可燃,水上有肥,可接取用之。」漢高奴縣在今陝西延安;洧水為延河一支流,水面上漂浮的一種肥膩的物質,可以燃燒。到唐代,延安石油已使用於日常生活。段成式《酉陽雜俎.異物》:「高奴縣石脂水,水膩浮水上如漆,採以膏車(作車輛潤滑油)及燃燈極明。」宋代著名政治家、科學家沈括任延州知州兼延路經略安撫使(延安軍政長官)期間,對境內出產石油進行了科學考察,正式命名為「石油」,「鄜(州)、延(州)境內有石油」,因為「石油至多,生於地中無窮」,不像松木那樣見用見少,因此沈括科學預見石油「後必大行於世」。(《夢溪筆談》卷二十四《雜誌》)

光緒三十三年(一九○七年)四月,在延長縣西門口主要油苗露頭處定一井位,首鑽第一口油井,八月完成。於六十八點六九米見油,八十一米完井,是為「延一井」,其初日產量達到一至一點五噸。這是自漢代以來聞名遐邇的延長油礦,使用新式鑽機開鑿的第一口油井,也是中國內地第一口用近代化機器鑽出的油井。它的出油填補了舊中國民族機器工業的一項空白,亦標誌着陝北近代工業化起步,創造了多個第一。一九○七年至清朝結束的一九一一年,延長油礦第一號井年產油量,分別為六萬斤、十五萬斤、十四萬斤、十六萬斤、九萬斤。

狀元,隋唐以來科舉考試精英中的精英,人們首先想到他們學術精湛。實際上,真正考驗他們的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綜合修養,經世濟民的真知灼見。科舉史最後一朝—清代光緒朝,開科十三屆,取中狀元十三位。晚清狀元們面對「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繼續發揚先賢「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其中曹鴻勳、黃思永、張謇,選擇了「實業救國」,連同同治朝最後一科狀元陸潤庠,成為近代四位卓有成就的狀元實業家。他們在時代變革挑戰中仍能脫穎而出,不負民族「精英」之殊榮。而且他們作為中國近代早期民族實業家,自始就超越了資本逐利的本能,而以救國救民、匡輔社稷為己任,邁出中國民族工商業值得驕傲的第一步。本期「人文歷史」開始推出「近代狀元實業家」系列四篇,請讀者清賞。

二是培養自己的石油科技人才。在開辦「延長石油官廠」過程中,開始全憑聘請外國技師,這使他深感專業技術人才重要性,指出:如果技術一直依靠外人,不特要索挾持,受制於人,而且企業做大、獲利增加,極易誘發利益糾紛,必須擁有自主技術產權。於是主張派員出國留學石化,「於省城高等師範兩學堂內,選化學優長的學生若干名,先讓他們在煉油廠實習,再擇其優者送洋留學,學習石化專業,等他們學成回國,皆能勝礦師之任。他任內報請朝廷派出當地三十一名留學生,其中選派日本學習石油科學的是吳源灃、楊宜鴻、舒承熙三人。這在中國石油工業史上是第一次。他們於一九○八年赴日本越厚石油廠兩年上下,先後學成歸國,成為中國第一批石油工業技術人才。新中國初期「石油會戰」,延長油礦先後為玉門、大慶、新疆、長慶等油田,輸送了大批管理和技術人才。

(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上書清廷  搶修鐵路三是運輸方面,主張修築鐵路、公路,疏浚交通。其思路有如今日修築輸油管道,又似如今「要致富,先修路」。

姜舜源  文、圖曹鴻勳(一八四六至一九一○年),字仲銘、竹銘,號蘭生,山東濰縣(今濰坊市濰城區)人。十八歲時縣考第一,二十歲府試秀才,二十八歲以一等一名拔為國子監太學生,光緒元年(一八七五年)順天府鄉試舉人,二年(一八七六年)丙子恩科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曹家住濰城西南關新巷子,這條寬不足三米、長不過百米的小衚衕裏,二十七年之後即光緒二十九年(一九○三年),又出了一位狀元王壽彭,成為遠近馳名的「狀元衚衕」。按明清科舉制度,國家撥付銀兩,在街衢修建狀元牌坊,於是此處出現了罕見的雙重牌坊。

今日关键词:进京快递安检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