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事情已經-正是西方殖民统治给中国遗留下的问题-柏乡新闻

  • 时间:

三亚发生3.2级地震

升級暴力吸引西方眼球我可沒有說有外部勢力積極干預了此事。但是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特別是考慮到九十年代的東歐劇變,以及烏克蘭2014年經歷的「顏色革命」,還有許許多多的地方發生過的似曾相識的場景。

(原文刊於中國日報「世界觀」微信公眾號,小題為編輯所加)

如果有人真的認為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中國政府的過錯造成的話,那他不妨好好瞭解一下事情的真相。

香港這次騷動最早的起因──正如關注此事的人已經知道的那樣──是關於官方試圖修訂一項引渡條例,而根據該條例,在中國內地涉嫌犯罪或者捲入在中國內地發生的犯罪的嫌疑人,即使逃到香港或者擁有香港居民身份,也可以被移交中國內地受審。

西方媒體在香港騷亂中究竟起到了什麼作用?美國專欄作家約翰.懷特在RT網站撰文,表達了他的立場與分析,本文對此進行了摘編:

不可能否認,美國給這場已經引起西方媒體大量關注的騷亂,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在西方萌生的反華宣傳抓住了這次機會,利用這次給香港帶來巨大麻煩的騷亂,起勁地抹黑北京。

當然,他們有可能只是在同一家酒店大堂恰好遇到了,也有可能他們的談話完全無關痛癢,跟這場騷亂沒有關係。

說到鎮壓這個詞,還有誰能超越殖民主義與帝國主義?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正是西方殖民統治給中國遺留下的問題。

責任編輯:張岩

有意思的是,最近一些在中文媒體上被廣泛轉載的照片也能支持這種「可能性」。其中一張就是這場抗議的幾位首要活躍分子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部主任Julie Eadeh會面。

相信這種可能,還不如相信豬能飛呢。

提倡阿爾及利亞獨立的法國作家法蘭茲.法農曾經說過:「我們不僅要從我們的土地上,還要從我們的思想裏,清楚帝國主義留下的那些腐朽的遺跡。」

哦,我們可千萬別忘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這個全美國最臭名昭著的社會組織官網上,清楚地寫着:他們在2018年投了大量資金用於「擴展工人權利和民主」、「加強對香港的干預,以防止對約定權利的日益嚴重的威脅」,以及「加強民主機構和人權保護」。

問題來了:我們要問的不應該只是抗議者的訴求是「什麼」,而是「誰」是抗議背後的推手?

因為抗議的緣故,引渡法案已經暫停了,但這並沒有能讓抗議的勢頭減緩下來。相反,抗議仍在繼續擴大,而且衝突也愈發激烈……

像他們習以為常的那樣,很多西方主流媒體派駐這座城市的記者花費大量精力來「報道」,或者說「慶祝」這場騷亂。

這場宣傳披着民主和人權的外衣,但其實質卻僅僅是霸權與單極化。一個公開的秘密是,中國從來都是華盛頓的好戰者們的中心議題。奧巴馬在2012年啟動「重返亞太」戰略,而現任美國總統則發起了一場對中國的全面貿易戰,其目的是為了抵銷中國日益增長的地區和全球性影響。

美國海軍在中國水域的挑釁性航行早已司空見慣,而美國總統新任命的國防部長埃斯珀不僅是鷹派,而且還一直對中國持敵視態度。隨着這些問題的出現,事情只會變得越來越糟。

香港正在迅速成為東西方鬥爭,甚至多極化與單極化之爭的另一道前線。

毫無疑問,西方媒體在香港如此密集的出現,是抗議者變得更加暴力的一個重要因素──他們試圖引起更加嚴重的警方鎮壓,以此吸引西方公眾的眼球。有個細節值得注意,抗議者們舉的很多標語,都「恰好」是用英語寫的,而用詞跟以往「顏色革命」的如出一轍。

武力制亂是唯一選擇還是回到香港吧,這裏的暴亂使得政府除了使用武力之外沒有任何選擇。無論在美國、英國還是法國,當地政府都一定會選擇這麼幹。

要知道,很多記者是跨越高山和大海,飛到香港來的。這一路,他們得飛過法國,而那裏的「黃背心」運動已經持續了40周這些「黃背心」們也飽嘗了法國警方「仁慈」的警棍。然而,這些記者們沒有在那裏停下,也沒有幸災樂禍地報道那裏。

但問題是,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裏,西方國家的警棍被認為是法律和秩序的工具,而非西方國家的警棍則被描述成鎮壓的工具。

今日关键词:汶川泥石流